本文在对当今中国新农村养老保障的现实背景及已有研究理论进行仔细分析研究后,
  出了构建多元化农村保障制度的观点,并列举出具体措施,其主包括对农村养老保养方式的创新性发展,如将养老与新农村建设相结合,与民间非营利组织相结合等方式,构建出符合当今中国国情和农村养老实际需求的全方位的农村养老保障模式。
  关键字农村养老保障;多元化制度
  21世纪是人口老龄化的时代,中国的老龄人口将呈现出快速度的增长,到22年,6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将达到总人口的17.17%;估计到25年,老年人口还将达到3%以上。同时农村的人口老龄化问题更为突出,据统计,2年我国农村8.33亿人口中,65岁以上老人占7.36%,到23年这一比例将上升到17.39%。人口老龄化问题的日益严峻和突出,尤其是农村的人口老龄化问题将直接带来一系列的影响和问题,由此产生的农村养老保障问题也必然是其中最亟待解决也是最难解决的一个问题。
  传统的农村养老分为三种形式一是家庭养老。家庭养老是指由家庭供养老服务,家庭中的其他成员对老年者承担赡养责任,为老年人供经济支持。生活照料和精神慰藉等。受中国传统的“养儿防老”观念的影响,家庭养老在农村养老中一直占据着最主的位置。然而,由于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施,家庭中子女数量的减少,使得子女负担父母的任务加重;同时大批农村青壮年进城务工,使得农村出现了许多“空巢”家庭,家庭养老功能日益弱化。
  二是土地养老。土地作为农民的生存之本,对农村老年人而言,能为其供最基本的生活来源,使多数老人能通过自给自足解决生活的日常所需。近几年来,由于多种因素的影响,我国耕地总量和人均占有耕地量均呈现出下降趋势,不少农民的土地被征用,土地产权的不明晰也使农民无法最大限度地利用土地来获得收益等等,土地也专拣不能满足农民保障生活的需求。三是社会养老保险。29年党的十七大和十七届三中全会出的“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简称新农保)是通过建立个人缴费、集体补助、政府补贴相结合的筹资模式,使养老待遇由社会统筹与个人帐户相结合,与家庭养老、土地保障、社会救助等其他社会保障政策措施相配套。尽管新农保给予了农村养老一个积极的信号,但21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在我国老龄人口的资产结构中,依赖国家转移支付的养老金和最低生活保障金生活占29.3%,而48.4%的老年人需家庭成员供养,特别是占主体的农村老年人。
  农村养老保障制度的完善因此变得十分迫切,我们必须认真探索建立多元化的农村养老保障制度。基于此,我们出以下三项创新性措施
  1.农村养老保障制度与新农村建设相结合。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促进农村各项事业的蓬勃发展和改革的进行,为广大农民带来福音,无疑也为农村养老问题的改善根植了肥沃的土壤。在建设中,高农民的生活水平、经济实力,改变其旧有的观念等等带来的一系列变化,都将有利于农民养老保障能力和意识的高。
  2.农村养老保障制度与税收政策相结合。笔者认为我国应当开征社会保障税,将社会保障费改为统一的社会保障税,由中央统一分配使用,有助于增加政府的社会保障资金,推动社会保险事业的发展,对此有关专家对此进行了深入地分析和考究,充分论证了其实行的必性与可行性。在全世界17多个国家中,已经至少有132个国家开征了社会保障税。社会保障税的征收将使社会保障制度更加规范和稳定,使社会保障金有了保证,也更能体现社会公平和社会救助。在当今中国,深化改革和经济的全球化,人口老龄化高峰的到来,保持社会长期稳定的求,现有社会保障筹资和管理中存在的“范围小、层次低、差异大、管理乱、收缴难”等问题,均求在加快社会保障税的开征。同时我国也具备了开计算机网络论文征社会保障税所需的一系列,其不仅符合税收效率原则,而且我国的税源基础也已具备,社会保障税的开征具有充分的可行性。
  3.农村养老保障制度与以实物换保障相结合。农村养老保险制度在农村难于实施,主是由于中国广大农民缴费能力普遍较低。针对这一难题,笔者在对越南“米保障”的养老保证方式进行仔细研究后认为,可以针对中国农民的实际情况,借鉴这种模式,在广大农村推行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时改变传统的缴费方式,推行以实物换保障的创新模式。如将大米、玉米等农产品或土地经营权等以特定方式转换为保险费,在不增加转制成本的前下,不另专设管理机构,而由现有农村基层行政组织系统进行统筹管理,并且大力鼓励私营公司的积极参与。从而促使农民养老金制度建设的资源短缺问题得到解决,建设具有中国特殊的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当然,这一保障模式的运行实施还需结合我国国情继续进行探讨,开辟我国农村养老保障的新途径。